婚姻不是投资房产的道具

婚姻不是投资房产的道具

据媒体报道,近日江苏省南京市七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夫妻离异的,任何一方自离异之日起两年内购买商品住房的,其拥有住房套数按离异前家庭总套数计算。这意味着通过“假离婚”、钻政策空子的歪招是行不通了,有利于抑制投机炒房,平衡供需关系,将宝贵的住房资源留给那些真正有刚需的人,是优化完善住房限购政策的一个妙招。

该部法律草案公布前,就有人高呼香港再无言论自由,有人急着删除网上反中言论。法律实施后,特区政府发表声明指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在今时今日,是有“港独”、或将香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离出去、改变特区的法律地位、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含义,引发讨论。

实际上,香港国安法将尊重和保障人权置于非常突出的位置,明定依法保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根据香港基本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享有的包括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在内的权利和自由。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在现实中,不少人都将住房视为炒作与谋利的工具,想方设法参与到这种投机行为中。在各种的花样繁多的“高招”中,“假离婚”被有的人看作是投入少、见效快的“捷径”,甚至因此上演了一些有违伦理的闹剧。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让严肃的婚姻沦为儿戏,霸占了过多的社会资源,影响了那些真正有住房需求的人,也在一定程度上为房价上涨、生活成本提高推波助澜。

婚姻不是投资房产的道具。所谓的“假离婚”于社会有害,于己也未必有利。对此,一方面要加大有关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力度,告诫人们“假离婚”的危害;另一方面也需要各地有关政府部门结合自身情况,参考南京的经验做法,想方设法堵住各类制度漏洞,使住房的投资属性服务于居住属性,让住房市场回归到基本居住功能上来,真正实现“住有所居”的目标。

当下,法理思考在香港极为重要,特区政府及司法界也应该更有针对性地释疑解惑,增进市民对这部新法律的认识。

连日来,特区国安委、律政司和警务处国安相关部门成立,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三条实施细则公布实施,中央驻港国安公署正式揭牌运行,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执行机制已基本形成。相信香港未来在司法实践过程中,会不断廓清边界,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同时保障好人权,可让越来越多的香港居民感到更畅言、安心。(完)

不难发现,散布“以言入罪”,制造恐慌,是有人刻意为之。把针对极少数人特定行为的规范无限放大,制造“人人自危”的恐慌氛围,是反对派和一些外部势力的惯用手段。

“修例风波”中,一句“修例通过后人人都会被移交内地受审坐牢”的谣言,让很多人走上街头。此次显然有人故伎重演。

“假离婚”不仅可能扰乱住房市场,还会产生一些后遗症。最为突出的就是“假戏真做”后,当事双方在利益分配上产生纠纷,到了这一地步,其中一方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从我国法律上来看,没有“假离婚”这种说法,夫妻双方只要对离婚、财产分割、子女抚养等问题协商一致,通过必要的法定程序离婚后,在法律上讲,两人的婚姻关系就解除了。在这种情况下,一方当事人往往心有不甘,常常会纠缠不休,进而给社会稳定埋下风险隐患。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坦言,该口号是有问题,但不能只抽一件事证明某人是否已犯香港国安法提及的四类罪行,而要“由头到尾睇清剧本”。也有观察家认为,煽动性字眼的标语及呼喊口号未必“直接”构成罪行,还要看是否涉组织或策划分裂国家等。

言论自由并非无边界。早在一百多年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霍姆斯大法官就曾在一项判决中提出,“最严格的言论自由也不会保护在剧场里错误地大呼失火并因此引起恐慌的人”。香港现行的《刑事罪行条例》,就规定了“煽惑叛变”“煽惑离叛”“煽惑他人使用暴力”等罪行。香港国安法,则明定三种煽动类型犯罪,即煽动分裂国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界线清晰。所谓“以言入罪”正是刻意模糊了言论自由与煽动罪行的法治边界。只要市民没有存心破坏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很少有机会误堕法网。